深谭丨泄漏病毒栽赃陷害,美国故技重施

手握演习“剧本”的美国,为何仍会“引火烧身”,成为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军运会上,美国派出的,到底是士兵,还是病毒?8名生物学专家离奇死亡和美国又有着怎样的关系?诸多谜题,都需要一个答案。

要知道,上演一次的,叫巧合,上演多次的,是惯犯。

泄漏病毒,美国,不是第一次了。

2001年10月2日凌晨,一名叫做罗伯特·史蒂文斯的记者被送往佛罗里达州的医院。

在这之前,他已经高烧多日,有些神志不清。传染病专家在检查史蒂文斯的脑脊液时发现,他感染了炭疽病菌。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就这一病例召开发布会,他表示,史蒂文斯在生病前曾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树林里徒步旅行,并喝过小溪里的水。这只是一个孤立的案例,美国民众不需要为此担心。

但他的话音刚落,史蒂文斯的一名同事,也被诊断感染了炭疽病菌。病例,并不局限于佛罗里达州,很快,纽约等地也相继出现了炭疽病菌感染病例。

短短几天之内,就有10多人被感染,他们大多都是美国主流媒体的工作人员。

炭疽病菌,是通过什么传播的呢?专家们毫无头绪,直到两名新增感染者的出现——华盛顿特区一家邮件分拣中心的两名邮递员也被检测出感染了炭疽病菌。

信,成为了溯源的线索之一。

CDC在对多家媒体机构的信件进行筛查之后,发现了两封带有炭疽病菌的匿名信。它们都被装在贴了34美分邮票的信封里,信封上盖着新泽西州的邮戳,右上角有一只鹰的图案。

当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之后,第一时间他们就认定,这是恐怖袭击——信纸上清楚地影印着,“美国去死!”

FBI,开始介入调查。这一查,把美国人吓了一跳,有两封信件被检测出了炭疽病菌,而这两封信的收件人分别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汤姆·达施勒、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帕特里克·莱希。

那一天,美国参众两院被迫关闭,白宫的邮件投递被停止,就连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都被迫离开。

要知道,不到一个月前,美国刚刚经历了“9·11”恐怖袭击事件,“9·11”事件未平,信件投毒事情又起,脸上无光的FBI,发起了史上最大规模的调查。

但最先给出“调查结果”的,不是FBI,而是美国媒体。

一名叫做朱迪思·米勒的记者在自己的新书《细菌:生物武器与美国的秘密战争》中提到,伊拉克可能是凶手。

紧接着,一位匿名的中央情报局消息人士向《华尔街日报》证实了这一消息。

三天后,有记者在《华盛顿邮报》上写道,“萨达姆和他那该死的虫子必须离开。”

一周后,又有消息人士告诉美国广播公司,专家在寄给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汤姆·达施勒的污染信件中发现了一种添加剂,而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能生产这种添加剂,其中一个,是伊拉克。

到10月29日,美国广播公司的“可靠和独立的消息来源”增加到了4个,其中有一个是伊拉克“叛徒”。

很快,伊拉克就成了众矢之的。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警告伊拉克,如果伊拉克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恐吓其他国家,那伊拉克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一个猜测通过舆论的发酵变成了伊拉克身上甩不掉的标签。朱迪思·米勒,为何能一呼百应?谭主搜索她的相关信息后发现,这似乎是一场设计好的“定罪”活动。

四个月前,美国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举行了一场名为“黑暗冬季”的生物战争模拟演练

演习的内容,是恐怖分子从2002年12月开始在美国投放病毒,要命的是,由于没有相应的应急预案和足够的疫苗,演习的结果是,几周之内,美国有上百万人丧生。

类似的演习,美国举办过不少。但这场演习的某些细节,却十分蹊跷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flofly.com.cn/jingyan/802.html